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科学研究 > 研究成果 研究成果

大数据“碰”出监督实效

 来源:瞭望 作者:王明高发布时间:2022-04-27

微信图片.jpg

2020年7月,江华医保部门工作人员现场查核问题线索 王辉摄


◇借助大数据平台,江华使县域监督实现了从“跑腿监督”到“智慧监督”

◇通过数据比对,发现国家工作人员、村干部及近亲属享受困难群众惠民政策的疑似问题线索,其中涉及低保2822条、住房危改120条、其他类880条

◇通过大数据赋值计算得出“违规分数”,直观描述监管对象违规可能性的大小

◇横向比对交通运输部门的乘车信息和医院住院费用清单可以发现,朱德全的输液记录卡上记录的静脉输液时间是上午8时31分,但公交车乘车信息却显示他当天上午8时28分还在距离该医院几公里外的地方乘车

  公职人员数据库、低保户数据库,本是两条不会相交的“平行线”。但在湖南省永州市江华瑶族自治县的“清廉中国大数据实验室”,这两个数据库碰撞出了火花——在对两个数据库进行比对后发现,江华县桥市乡政府民政办工作人员谭某的配偶、子女领取了低保资金。

  经查,谭某利用管理民政资金的职务便利,违规为配偶、子女办理低保。最终,谭某被给予留党察看两年处分。

  “只要将数据库进行‘碰撞’,可疑违纪线索便会自动显示出来。”江华县纪委监委技术人员张寅一边在电脑上演示,一边对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介绍“清廉中国大数据实验室”。只见他操作了几个按键,几条异常问题线索便跳了出来。

  借助大数据平台,江华使县域监督实现了从“跑腿监督”到“智慧监督”。2020年5月,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指导下,江华开始新一轮大数据监督探索,先进的技术理念让监督执纪更高效。

工程建设监理竟是同一家

  江华大数据监督探索始于2017年。县纪委时任书记蒋剑介绍,江华运用信息技术加强监督检查,建设智慧纪检监察平台(以下简称“智慧监督平台”),有效规避人情案、关系案,让监督执纪更加公开公平公正。

  智慧监督平台由内部监督门户和外部公开门户两部分组成。内部门户包含12大基础数据库,涉及国家公职人员、村干部、房产、车辆、门面信息等。外部门户则录入基础设施建设、惠民补贴发放、城市和农村低保户评定等民生资金项目,群众可以一键查询,并对发现的问题进行投诉。

  “平台通过不同数据库之间的‘碰撞’、分析,可以自动提示违纪违规线索。”江华县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黎海燕介绍。

  谭某的违纪问题并非大数据比对发现的孤例。江华县纪委监委运用平台实现对20项民生资金的网上监管,重点整治城乡低保工作中优亲厚友、关系保、人情保现象。通过数据比对,发现国家工作人员、村干部及近亲属享受困难群众惠民政策的疑似问题线索,其中涉及低保2822条、住房危改120条、其他类880条。经核实,给予党纪处分5人,追回违规资金65万余元,挽回损失274万元。

  堵上社会救助的监督漏洞后,江华县又陆续探索用大数据监督工程项目、公务接待、公车使用等。江华县委常委、县纪委书记、县监委主任唐亚辉介绍,借助平台,县纪委监委对同一单位中标多个工程项目、中标单位负责人与收款人信息不符等问题线索进行实时监督。

  “经过数据比对,发现有的工程项目建设方和工程监理单位竟然是同一家,有的公司一年在江华县中标11次。”唐亚辉说,共发现疑似问题线索165条,经过核查,对相关部门负责人27人进行了责任追究。

  截至目前,平台已审核公务用餐数据1.3万余条涉及金额800余万元,全县公务接待费用同比下降13.66%。根据线上核查提供的线索,与线下开展专项监督检查相结合,追缴违规资金14.75万元,给予党纪政务处分6人。

  随着监督深入,江华县纪委监委发现,一些监督对象刻意规避,腐败愈发隐蔽。2020年5月,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的指导和帮助下,江华县启动大数据实验室项目,成为清廉中国大数据实验室试点县,开启第二轮大数据监督探索。

“违规分数”精准监督

  围绕监督重点,大数据实验室有针对性地进行数据采集。目前已采集来自县财政、人社、卫健、医保等17个单位的40多个数据库1400多万条数据,并生成三个分析模型,用于异常报销情况、团伙关联分析等多种行为分析,大大扩充了原有研判模型和算法。

  同时,大数据实验室结合国际先进的归一算法、区间算法、动态权重算法等,创造性地引入多层次动态积分算法,通过大数据赋值计算得出“违规分数”,直观描述监管对象违规可能性的大小。

  2021年8月,经线上统计数据分析,发现大圩镇中心卫生院2020年7月至12月公务接待费用异常增多,违规可能性在乡镇学校中位列第一。经查,大圩中心卫生院采取虚开公函、虚列接待事项、虚填接待时间对象、虚增接待人数等方式,违规报销公务接待费用。该院院长赵某某、办公室主任杨某某、出纳兼报账员黄某某分别被给予政务警告处分。

  此外,大数据实验室采取数据的系统管理员、安全管理员和审计员三分开措施,防止人为篡改,保障数据真实性。

  大数据实验室建好后,首先在医保领域试水发力监督。

  “当前违规使用医保基金行为时有发生,传统人工筛查的监管方式无法实现全流程精准有效监督。”江华县医保局副局长王希明介绍,利用信息化手段,对参保人员住院情况和重点医院进行大数据动态分析,对虚假住院、循环住院、过度医疗等套保、骗保行为实行线上预警、线下查处。

  大数据实验室平台技术开发总监周存杰介绍,依据人、财、物、时、空的脉络关系,结合医疗报销管理制度,构建了医保积分计算模型、数据冲突碰撞模型、住院动态违规模型、医院总体违规模型等15个数据模型。“把40个数据库放进这些模型中,进行大数据横向碰撞和纵向动态分析,就发现了大量异常信息。”

  五保户朱德全(化名)的异常情况,就是这样被发现的。

  大数据实验室通过医疗系统数据纵向动态分析,朱德全于2020年8月12日从第一家医院出院,当天即转入下一家医院住院,8月21日出院后,次日又转到另一家医院住院。横向比对交通运输部门的乘车信息和医院住院费用清单可以发现,朱德全的输液记录卡上记录的静脉输液时间是上午8时31分,但公交车乘车信息却显示他当天上午8时28分还在距离该医院几公里外的地方乘车。

  经调查核实,在两年时间里,朱德全因颈椎、腰椎、慢性气管炎在4家民营医院轮流住院40多次,报销总额超过10万元,个人累计自费仅700余元。这暴露出涉事医院通过诱导特困供养人员住院,套取医保基金的违法违规行为。

  “大数据实验室运用智能技术,变人工筛查为数字化精准比对,大大缩短了前期异常线索筛查的时间,提高了监管效能。”江华县纪委常务副书记、县“清廉医保”专项行动负责人彭冠雄说,同时十几家相关单位数据互联互通,实现了协同发力、联合监督。

  借助大数据实验室,江华县医保局实现对全县31家定点医疗机构的监管全覆盖,共发现413个问题线索,查处问题349个,查实率达84.5%,共追回医保基金272.67万余元,立案查处4件,行政处罚共计248.5万元,预计全年节约医保基金900余万元。

深挖“看不见的问题”

  当前各类数据繁多,而纪委监委监督对象、行业多,需求变化快,这对运用大数据有效开展监督提出了挑战。

  为此,清廉中国大数据实验室设计了具备高度灵活性的通用平台业务模块,“不需要专业技术人员支持,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可以根据实际需要,设计数据库并采集数据,建构数据碰撞模型和制定输出规则。”唐亚辉说。

  黎海燕举例说,熟练应用通用平台,比对经济数据发现招投标竞争对手之间存在利益共同体关系,比对多单位数据发现干部违法违纪问题等,“都是由纪委监委工作人员自己实现的”。

  2021年8月,大数据实验室启动第二期通用业务平台建设,升级医保基金监管模型,同时开始探索对工程招投标领域的大数据监督。

  “招投标领域涉及的问题广、利益大,但数据逻辑性关系不像社保领域那么强,数据分析的切入点较难精准定位。”唐亚辉说,比如个别项目从程序上看合法合规,但实际上反复的串标、围标早已在私下完成。

  类似问题的存在使得大数据监督还有更多可探索空间。

  江华县纪委常委周斌认为,大数据监督已经进入深水区,相关主责部门应根据自身需求构建更新问题模型,针对最新形态违规行为进行排查,深挖“看不见的问题”。

  对于江华的大数据监督探索,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时任秘书长蒋来用认为,这是对县域特色监督的有益尝试。大数据推动精准监督执纪落地,充分发挥监督在基层治理中的作用。


  湖南工商大学

  中共湖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

  湖南省监察委员会

  中国智库索引

  湖南省社会科学院

  中共长沙市纪律检查委员会

  长沙市监察委员会

  中共浏阳市委员会

  浏阳市人民政府

  清风杂志社

tar